日日噜噜噜夜夜爽爽狠狠,天天摸日日添狠狠添婷婷,日日碰狠狠添天天爽无码

<u id="z2ipy"><sup id="z2ipy"></sup></u>
<form id="z2ipy"></form><dd id="z2ipy"><optgroup id="z2ipy"><div id="z2ipy"></div></optgroup></dd>

  • <form id="z2ipy"></form>
  • <wbr id="z2ipy"><source id="z2ipy"><option id="z2ipy"></option></source></wbr><form id="z2ipy"></form>
    
  • 作者:馬臻 來源: 發布時間:2022-4-1 18:59:28
    導師指導研究生的難點

       研究生導學關系始終是近幾年一些媒體關注的熱點。指導研究生不僅是每個研究生導師需要學習和參悟的,也是推動研究生教育的前提。它不但涉及科研,更涉及與人相處以及運營課題組。特別是當下的情況與二三十年前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從表面上看,很多課題組都在正常運行中,但其實這其中也有不易之處。

     

    從課題組運行模式分析

     

       我們先從課題組運行模式的角度來認識研究生教育。

       我國的研究生教育并非是學生付了學費、上完課就能拿到畢業證和學位證。研究生在上課之余,需要做科研,寫出學位論文,甚至在學術刊物發表論文。他們并非自帶經費到課題組,學校也不會按照課題組研究生的人數給課題組配置培養費。而做科研,特別是從事實驗科學研究,需要投入資金。絕大多數導師都不可能拿自己的工資做科研,他們需要申請“縱向”和“橫向”的課題經費來維持課題組的運行。不但申請課題有一定的難度,而且申請到之后,導師需要成果用以結題。于是,研究生就成了做課題的人。

       課題組運行模式可以用“輸入”“轉化”“輸出”來形容。

       課題組從外部輸入資金、設備、新的研究生;在課題組內部,研究生利用資金和設備做科研,產生科研發現;最終,課題組向外部輸出論文、專利和畢業生。換言之,課題組類似于組織行為學中的“組織”,它由一定的人構成,具有一定的目的,遵循一定的運行模式和規范。如果脫離了這個基本假設前提來談論課題組管理、運營課題組,那么課題組的可持續發展就難以保證。

       從上述運行模式可見,無論是“輸入”“轉化”還是“輸出”出了問題,課題組的研究生教育都會受到影響。比如,有的課題組拿不到項目,這就是“輸入”出了問題,可能影響招生或者導致沒有足夠的經費去“轉化”,進而影響“輸出”。有的課題組對學生管得松,像“鄉村俱樂部”一樣,這可能影響科研產出進而影響申請項目。還有的課題組的論文和學生“輸出”不了,也會影響課題組申請項目和招收新的研究生。

       理想情況下,課題組“輸入”“轉化”“輸出”都十分順暢。但需要說明的是,上述課題組的運行模式只是從課題組角度闡述,對于研究生來說,他們面臨兩件事:一是完成學業,二是職業發展。理想情況下,學生自己的“運行”(完成學業并發展自己的職業生涯)要和課題組的運行相匹配,即學生做導師的課題取得科研發現、發出論文、拿到獎學金、寫好學位論文、找到工作。這樣既滿足了學生的需求,也滿足了導師和課題組的需求。

       但問題是,課題組的運行和研究生的自我發展不一定是精準對接的。比如,為了課題組的發展,導師需要產生發表于高檔次學術期刊的論文,這樣才更有可能申請到“縱向”課題和人才項目。但有的研究生認為只要滿足所在院系的最低畢業要求就可以了,即傾向于發表“小文章”畢業,這就構成了矛盾。

     

    從研究生個人角度分析

     

       研究生導師在自己求學期間,更多和儀器、研究內容打交道。但成為研究生導師后,自己做實驗的時間少了,更多是和研究生打交道。

       研究生有不同的基礎、不同的性格特質、不同的訴求,也有各種各樣的困惑,這不但給師生相處出了難題,而且也會造成時間和精力的消耗。

       首先說基礎。我國有少部分頂尖高校,但也有很多相對普通的高校。“人往高處走”,學生考研必然是希望能夠去更好的大學。有的學生擅長應試,但科研基礎并不理想。新進校的研究生本科來自于不同的大學,科研基礎參差不齊。院系當中優秀的學生被有些導師優先挑走了,基礎不理想的學生讀起來便十分吃力。

       然后說性格特質。比如,有的導師不喜歡把話放在心中,他希望能直來直去,認為學生做實驗失敗應及時報告并分析原因;但有的學生怯于向導師匯報。再比如,強勢的導師往往喜歡聽話的學生,但有的研究生表現得比較“倔”,這就容易造成師生之間“不咬弦”。

       再說訴求。導師的訴求往往是學生踏踏實實做科研、把論文發出來,但研究生的訴求是多樣的。有的學生將來想從事科學研究,因此在校期間想多發表幾篇論文;但還有很多研究生想畢業后從事與本專業無關的工作,因此需要很多時間外出實習;還有的研究生把時間花在“刷”英語六級成績和考各種證書上。

       最后說困惑。研究生有很多困惑,主要表現在完成學業方面的困惑、職業發展方面的困惑、人際交往方面的困惑和人生困惑。有這些困惑很常見,但這會影響科研效率。

       于是,導師需要花很多時間來處理研究生作為“人”的因素,這就會影響導師指導學生做科研的時間。

     

    從研究生導師以及周圍環境分析

     

       研究生導師自己讀研究生時精力充沛,平時做的事情相對集中。但是成為研究生導師之后,情況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首先,時間運行方式發生了改變。研究生導師以前自己讀研究生時,是以“課題”或者“論文”作為單位,目標明確,精力集中,就是盯著科研成果的產出。但是成為研究生導師后,時間嚴重碎片化,日常除了指導研究生做科研,還需要備課、授課、開會、審稿、申請項目、填報各種考核材料,有的老師承擔行政工作,這便很難再靜下心來讀文獻、做實驗,而這必然會影響指導研究生。

       其次,學術界的“內卷”加劇了。近年來,我國增加了對科研的投入,科研界競爭也愈發激烈。學術界有“馬太效應”,能申請到項目的人以后也相對能申請到項目。而且,現在能在高檔次學術刊物發表論文的人更多了,項目評審時對論文質量的要求也就更高了。

     

    各種各樣的思考題

     

       林林總總的情況,給我們出了很多道思考題,考驗著我們對研究生教育的定位和對“該怎么做”的認知。

       例子1:一位研究生導師指導多位直博生,其中一位博士生希望去國外看一看。他申請到出國交流項目,為期一年。如果他不申請出國,那么至少能待在課題組把科研論文更快地整理出來。但他選擇了申請出國交流,在國外交流期間產生的合作論文并沒有國內導師的署名,短短的一年交流也無法產生署名第一作者的科研論文,此前在國內的科研工作也未能及時整理成文發表。從人才培養角度來說,出國滿足了該生的心愿、鍛煉了能力、開闊了視野,但這對國內導師有什么好處?如何看待這種情況?

       例子2:一位研究生導師知道課題組碩士生畢業后大多準備從事和本專業無關的工作,就讓他們做相對容易的課題。他認真指導研究生、修改學生的論文,讓學生在讀研二時就能把畢業要求的SCI論文搞定,并提前撰寫碩士論文。在系里別的課題組如火如荼做實驗時,他“放”已經發出論文的學生外出實習、找工作。學生非常高興,感到這樣的時間安排很好,既高效地取得學業進展、拿到獎學金,又有充足的時間實習、找工作。通過參加自選實習,學生不但“刷”了簡歷,而且鍛煉了工作能力,并更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但這位導師卻因為這樣的做法導致沒有取得更好的科研進展,進而因為沒有足夠的經費“進賬”而被暫停招生。他究竟是不是一個好導師?■

    (作者系復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22年2月刊 教育)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日日噜噜噜夜夜爽爽狠狠,天天摸日日添狠狠添婷婷,日日碰狠狠添天天爽无码